|
|
|
|
|
|
|
|
|
最新提示:
 美军将狠砸714亿美元研发新武器对付中俄  09-07  美俄在叙拉锯对中国最有利:可逼美在第一岛链让步  09-07  安倍称朝鲜核试验是对日本安全重大威胁 决不容忍  09-07  解读朝鲜此次氢弹试验:是否成功还需进一步数据  09-07  朝鲜为何选择今天进行核试验:为金正恩生日献礼  09-07
   热点文章
  皇冠足球娱乐
  通知公告
  法律法规
  政务公开
  皇冠国际官方
  表格下载
  365皇冠体育网
  消费维权
  工商文化
> 皇冠足球娱乐 > 文章内容
专家称美国军舰赴南海为作秀 证明自己还是老大
时间:2018-09-07 20:02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dede58.com 点击:

  美国政府12月16日宣布向台湾出售武器装备,成了2015年影响中美关系的又一重大事件。在中美不断加深的合作中,南海问题、台海问题、网络安全等分歧又是无法回避的现实。《环球时报》记者12月中旬在北京专访中国现 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袁鹏、上海社会科学院副院长黄仁伟、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埃文斯·李维亚、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杰弗里·贝德、美中关系全国委 员会会长斯蒂芬·欧伦斯以及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高级顾问葛来仪。采访时,美国政府还没有正式宣布对台军售,但两国学者对相关问题也谈了自己的看法。总体 来说,这些智囊对2016年的中美关系似乎没那么悲观,但会继续被热点新闻问题“牵着鼻子走”。

  南海航行自由不是美国“要死要活”的事

  环球时报:您认为,当前困扰中美两国关系的主要问题有哪些?南海问题处于什么位置?

  李维亚:我认为,当前美中关系中最重要的两个问题是——棘手的南海问题和富有挑战的网络安 全问题。在这两个问题上,美中之间是存在分歧的。如何管控这些必须面对的分歧、如何推动美中关系稳定前行,是美中智库专家都在思考的问题。具体而言,在南 海问题,美国政府不对领土和领海纠纷问题持立场。美国在这些议题上是中立的。同时,我们有非常强烈的原则要得到保证,就是航行自由。该地区的其他一些国家 其实也是关心这个问题,因为有很多的海上贸易是必须要通过南海才能实现的。就网络安全问题而言,不少智库专家的电子邮件和个人信息被“黑”,并且攻击方面 显示来自中国,虽然不能确切定义,显示来自中国的攻击就一定是来自中国的。北京方面已原则上表示帮助协调与核实是否这些情况有确凿的证据。这至少也是一种 合作与进展。

  黄仁伟:南海问题、中美网络安全问题以及中美双边自由贸易协定问题是影响当前中美关系的重中之重。此外,美国企业在华地位的公正待遇问题、对台军售问题也被经常提起。在南海问题方面,我认为,美国的政策有“作秀”的成分,因为美国并不想与中国在南海地区发生一场真正的军事冲突。美国的官方声明提到不愿意在南海发生一场真正的军事战争,但美国国防部又要派军舰去南海转悠,这种行为的本质就是“一场秀”,想说明美国还是亚洲老大,这里还是美国说了算。一些亚洲国家不敢对中国说的话,美国可以说。同时,美国军方也清楚中国并没有在南海岛礁部署什么军事力量,去南海转悠转悠,不会有危险。在这种形势下,中国也不会退让太多,但也不会和美国打起来。

  袁鹏:中美关系在亚太的分歧最根本上说亚太秩序问题。客观地说,在当今的亚太体系,形成了一个以美国为中心的军事安全体系和一个以中国为中心的军事安全体系。这两个体系走的是“双轨制”,没有交叉。最后的结果是相互整合,还是渐行渐远,还是走向冲突,这三种可能无法百分之百地肯定与否定。同时,在当今的亚太体系内,也不存在一个沟通的体制来协调这个最根本的分歧。所以,直接的后果就是中美关系被热点新闻问题“牵着鼻子走”,一会儿南海,一会儿网络安全,一会儿岛礁,显得非常凌乱。最核心的症结就是中美没有对亚太体系的秩序形成一个统一的认识。这是中美关系中最深层次的分歧。

  就南海问题而言,美国公开说的航行自由,实质上要的是军事航行与侦察的自由。此外,美国以中间人的身份来协调南海争端,说着保持中立的口号,实质上是偏袒菲律宾等,表现出来的态势就是站在中国的对立面。这种做法就让中美在南海的矛盾一时半会儿解决不了。美国人现在也在反思,是不是在南海上出牌出得有点“乱”。

  环球时报:南海问题该如何解决?

  欧伦斯:在南海问题上,我给美国政府的建议是不要夸大这个问题的威胁与影响。美中双方本质上是利益攸关者。在相互有分歧的方面,大家都要保持理性和克制,不要夸大分歧带来的危害。南海的自由航行对美国人而言并不是要死要活的、那么头等重要的事情。对于中方的智库专家,我经常说,中国在南海上建设岛礁,如果不是军事基地的话,那就对全世界都公开,菲律宾人、美国人、日本人都可以使用,这就好了。这样,大家就不会担忧这个岛礁被军事化的意图。 

  葛来仪:中美两国领导人都就南海问题进行了交流。中方表示不会军事化南海岛礁。美国总统也提出,不要激化中美在南海的对立。就美国在南海地区的一些军事演习与自由航行的关系,我认为,美军在南海的军事演习其实并不奇怪,因为美国在全世界都这样做军事演习,这不是特别针对中国的事情。

  黄仁伟:南海问题的僵持状态还会延迟一段时间,最终还是中国与相关东南亚国家之间协调解决,而不是中美之间解决。有的国家希望美国过来帮着撑腰,但作为中间协调人,如果违反立场的中立性,效果就不会好。此外,美国在南海巡航,把盟国拉进来的做法也是非常有争议的,韩国和泰国就不愿意跟随,不愿意介入太深。日本和澳大利亚也是犹豫不决,卷进去后,退出去就很难。美国作为一个大国也在通过南海问题在试探亚洲各国,一些东南亚小国把美国先拉进南海,发现形势不对之后,又自己抽身退出。这些,美国也看在眼里,心里很明白。美国的战略界最近也在评估,觉得上了某些东南亚小国的当,替这些小国撑腰,结果成了小国的“急先锋”。中美有争执的时候,这些小国都“不见了”。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战略界会计算成本与收益,要获得这个亚洲老大的“虚名”和美国实际支付的成本相比较,是否值得。中国的外交文化传统历来是“先礼后兵”,美国和东南亚国家都不能把中国往墙角里逼得太深,尤其是美国。中方在对待南海问题上的态度现在仍然是克制的。

  对台军售是美国决策者的一种“投机”

  环球时报:美国对台军售将对中美关系造成哪些影响?

  贝德:美国对台出售武器一直是美中关系中存在的分歧。美国政府内部也经常就对台出售武器的数量和质量进行辩论,并且存在不同的意见。的确,美国政府会考虑在台湾地区选举前或选举后宣布对台出售武器。时机与内容的综合选择,也是美国决策者的一种“投机”,需要权衡。

  葛来仪:如果美国宣布对台军售,我们不会感到特别的意外,此举是为增强台湾地区的防卫能力。如果白宫正式宣布这个举措,我们可以预计到中国方面的激烈反应。

  李维亚:谈到最近在新加坡发生的“习马会”,美国政府和智库层面都表示非常积极的肯定态度。(谈到对台售武),我认为:第一,实现美国对台湾的安全保护承诺;第二,给台湾方面一定的信心,可以重返与北京的谈判桌。北京方面未必赞同我的观点。对即将到来的台湾地区选举,我本人今年已5次去台湾做调研,对于民调,我个人是相信的。从研究角度看,我不清楚,民进党是否可以赢得“立法院”的多数席位。



(责任编辑:dede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