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最新提示:
 美军将狠砸714亿美元研发新武器对付中俄  09-07  美俄在叙拉锯对中国最有利:可逼美在第一岛链让步  09-07  安倍称朝鲜核试验是对日本安全重大威胁 决不容忍  09-07  解读朝鲜此次氢弹试验:是否成功还需进一步数据  09-07  朝鲜为何选择今天进行核试验:为金正恩生日献礼  09-07
   热点文章
  皇冠足球娱乐
  通知公告
  法律法规
  政务公开
  皇冠国际官方
  表格下载
  365皇冠体育网
  消费维权
  工商文化
> 皇冠足球娱乐 > 文章内容
我海航S团多次逼退外国军机 对方妄称动作粗鲁
时间:2018-09-07 19:51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dede58.com 点击:

解放军海航海空雄鹰团照片

解放军海航海空雄鹰团照片

  王牌

  ——“海空雄鹰团”记事

  王牌,就是在关键时刻起决定作用的那张牌。

  在毛泽东主席眼里,海军航空兵S团就是一张王牌。他先后三次点将,在关键时刻打出这张牌。

  第一次:1958年8月,美蒋飞机屡犯福州,毛主席点将“派S团去”。部队时驻青岛。12日下午师长李文模驾机飞北京受领任务,13日上午,S团秘密进驻福州机场,副团长王昆降落才40分钟,蒋军两架RF-84侦察机来犯,即令马铭贤中队起飞迎敌,当即击伤敌机两架。从此,福州的天空得到解放。

  第二次:上世纪60年代初,美制RF-101高空高速侦察机有恃无恐地犯我领空。1964年11月,毛主席在看了总参的相关情报后说:“海军航空兵不是有个第X师,X师有个S团吗?请他们去一趟……”S团秘密转场到浙东,12月18日下午,在RF-101侦察机再次来犯时,副团长王鸿喜驾歼6一举将其击落,首创我军国产高速歼击机击落美制蒋机RF-101的纪录。被击落者是蒋军王牌飞行员谢翔鹤。

  第三次:1965年1月,侵越美军频繁派遣AQM-34“火蜂”式无人侦察机对我国南中国海进行侦察袭扰,毛主席问:“S团在哪里?”于是S团组成小分队,进驻海口机场。3月24日,中队长王相一在1.6万米高度击落“火蜂”式1架,创造了歼6飞机在高空临界点击落敌机的纪录。接着,副大队长舒积成又击落2架。9月20日上午,美军号称世界最先进的F-104C高空高速战斗轰炸机侵犯海南岛上空,飞行员高翔将其打得凌空爆炸……

  这就是王牌!S团在抗美援朝和国土防空作战中击落击伤敌机31架,创造了零高度歼敌、同温层开炮等“八个首创”,涌现了王昆、舒积成、王鸿喜、高翔等十多位战斗英雄或一等功臣。1965年被国防部授予“海空雄鹰团”荣誉称号。

  如今半个多世纪过去了,王牌雄风依旧否?

  在S团的荣誉室、营区主干道旁和机场作战值班室外,都有4块图板,头三块上分别写着毛主席三次点将的原话,而第四块空白……

  除了当王牌,别无选择

  有这样一群飞行员,他们70%的时间在战斗值班室里度过,24小时必须穿着抗荷服和救生背心,腰挂伞刀和手枪,甚至上厕所也得全副武装,把飞行头盔提在手里。睡觉则头盔为枕,和衣而卧。一有情况,就能保证第一时间起飞执行任务。

  “人们总觉得战争很遥远,而对我们而言,每一次战斗起飞都是一场真正的战斗。”他们是“海空雄鹰团”的飞行员,说这话的是参谋长罗长明。

  这是一个距雄鹰团驻地数百公里的机场。12月13日,下着小雨,有些清冷,只见值班飞机都挂上了弹,加满了油。在战斗值班室,值班的副团长吴安涛告诉我,飞行员战斗值班分三等:“一等”要坐到飞机上,发动机开着,随时起飞;今天是“二等”,飞行员必须全身披挂……

  今天当班的飞行员都很年轻,最大的耿艳飞不过32岁,最小的黄亚还不满25岁。机场非常嘈杂,有发动机试车的轰鸣声,有驱鸟的模拟枪炮声,但他们对这些早已习惯,可以在高分贝的噪声中入睡。对飞行员最敏感的是电铃声,即使睡得再死,铃声一响,就会下意识地跳起来,抓起衣服就往外跑。许多飞行员因此闹过笑话,包括今天值班的吴副团长。他爱人在医院工作,有次去接家属下班,在医院的躺椅上睡得正香,突然听到铃声,一下跳起来冲出门去,跑到外头才从“梦幻”中醒过来,方知是自己错把医院的下班铃声当成战备铃声了。

  问他们来这里值班多长时间了,耿艳飞轻描淡写地说:“7个月了。”一般是9个月轮一次,但也有连续两三年在这里值班的。差不多天天都要战斗起飞,近三年起飞1千余架次,最多的一天是5批9架次。

  “苦吗?”“有点,但叫苦就不是当兵的人。”

  “战斗起飞与训练飞行最大的区别在哪儿?”“你面对的不是假情况,而是真实的对手。”

  “打仗就没有按部就班之说,能应对突发情况,才敢说能打仗。”发言者是应邀回团队讲传统的老英雄高翔。他80多岁了,爱穿大红衣服上台,开讲第一句话就是:“战友们!我爱你们。”高翔成名较晚,34岁时还没有战绩。当时他发誓:“飞不上喷气式,打不下美蒋机,我誓不姓高改姓低!”这话一代一代传到今天。1965年9月20日,他终于等来了机会,在海南岛上空死死咬住美军一架F-104C,从291米一直打到39米,敌机被打得凌空爆炸,自己的飞机也被爆炸碎片打伤13处,一台发动机熄火……美军飞行员菲利普·史密斯跳伞后被俘,中美建交后回国。上世纪80年代末,他退休后专程来中国,要见击落他的高翔。两人在上海见面,史密斯一直不理解,高翔怎么敢一直打到距他39米,瞬间就要撞机呀!高翔笑着说:“我当时想的就是撞也要把你撞下来。”

  笑过了,高翔严肃地问:“如果当年不是我击落他,而是他击落我,他会专程来中国见我吗?”答案不言自明,全场寂静无声。真正的军人,从来只尊重精神上的强者。高翔接着说:“被咱们团击落的敌机飞行员,不少是对方的‘王牌’,而当时我们还是无名小卒,但打败了你,老子就是王牌!败了你就是杂牌。”掌声雷动。老英雄用亲身经历告诉后来人:战场上你别无选择,只能当王牌,杂牌就是别人的菜。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空战史表明,60%的飞机是由只占4%的王牌飞行员打下来的。我军在抗美援朝和国土防空的空战中取得的战果,大多集中在屈指可数的几个英雄团队、英雄大队。

  “进S团就要当雄鹰,处前沿就要打头阵,是王牌就要当标杆。”对这条标语,老英雄们赞赏有加。有次某国提出抗议,说中国飞行员的动作太粗鲁。咋回事呢?该国一架侦察机靠近我领空侦察,雄鹰团两架战机起飞,用战斗队形逼其离开。“笑话!你来侦察我,我不用枪对着你,难道还要我欢迎你吗?”年轻飞行员对老英雄说:“我们不主动惹事,但绝不怕事,你要敢动手,我不能吃亏!”老英雄们连声叫“好”。

  在一间小会议室里,墙上挂着外国飞机的图片,都是雄鹰团的飞行员拍下来的。“这叫取证,拍下证据,防止对手抵赖和反咬一口。”每幅照片的下方,都有发现和拍摄者的姓名,一共发现多少次,时间、方位都有记录,其中有4种机型是他们全军首次成功取证。多次成功取证的飞行员耿艳飞和杨楠告诉老前辈:“现在他们不敢进入我领空,主要是强闯我防空识别区和靠近我领海领空侦察。我们要对他喊话,警告他离开。如对我构成威胁,就要准备还击。”

  谁都给不了你,唯有取之于敌



(责任编辑:dede58.com)